学校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决策参考 > 领导讲话

刘希平同志在2011年全省本科高校书记校(院)长读书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2-08-14 10:29:08   访问次数:539

刘希平在2011年全省本科高校书记校(院)长读书会上的讲话
 
 
(2011年8月19日,根据录音整理)
    读书会就是读书、讨论、交流。这几年教育工委、教育厅年年举行书记和校(院)长读书会,一年本科院校,一年高职高专院校,每次确定一个主题。主观意图是通过读书、讨论、交流,每次组织大家集中想一件事,议一件事,筹划一件事,统一认识,最后大家一起来做好这件事。举办读书会已有5个年头了。这次是第5期。前4期分别对本科教学,高职院校的工学结合、校企合作,高校服务转型升级,高职院校专业建设,进行了很好的讨论研究。应该说前4期每期总体上都把一件事议透了,大家统一了对一件事的认识,会后都取得了很明显的工作成效。
    这次读书会的题目是加强本科院校学科建设。这两天听了三位专家的报告,今天下午又有5位书记、校长和院长做了很好的发言。下面我也发个言,主要从教育工委和教育厅的角度,谈谈对学科建设的想法。
    在中国现阶段,有两个省的教育比较奇特。一个是陕西省,高教很强,基教很弱。另一个是我们浙江省,基教很强,但高等教育相比较不够强。这不是我们高校不努力,也不是我们整个教育不努力,这有历史原因,更有国家资源配置的原因。高等教育与我省经济发展在全国的地位不相适应,与我省教育在全国的地位不相适应,这是我们的一块心病。尽管这些年我们很努力,成绩也很大,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超过了45%,但那主要解决的是数量问题、规模问题,质量不高、水平不高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未来十年,加快浙江教育现代化,从我们的分析看,最大的瓶颈还是在高等教育,不在高等教育的数量和规模,而在高等教育的质量和水平。准确地说,在本科及以上高等教育的质量和水平。我省的高职教育,在全国还是走在前列的,肯定位列全国第一方阵。最大的制约是本科及以上高等教育的质量和水平不够高。
    解决这一问题,靠争取个别高校进入国家“211”行列,恐怕不现实。靠若干所高校获得博士授予权,恐怕也不宜寄希望太高。两者都涉及到国家教育资源的宏观分配和配置。前者国家已经明确表态关门,即使今后有极个别增加,恐怕更多考虑的也是国家部门所辖的行业性高校。后者还有一点余地,但数量也极其有限。当然无论是对于进入“211”行列,还是获取博士以及硕士授予权,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会尽最大努力去向国家争取。
    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和水平,归根结底,还要靠我们自己。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四川青川重灾区有一面墙上写着一句很鼓舞人心的口号:吃自己的饭,流自己的汗,自己的事自己干。浙江高等教育要提高质量和水平,就是要把立足点移到自身上来。指望国家给予浙江这样一个省份更多的资源配置,过去不可能,今后也不可能,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
    靠自己,重要的是要选准着力点。怎么选?我们分析,有几种选择。第一种选择,抓几所重点高校。殊不知,几所重点高校很难确定,即使能确定,也不足以解决我省高等教育整体上质量水平不高的问题。第二种选择,面向所有的高校,全面地抓学科、专业、课程、名师、教学团队、创新团队,平铺直叙样样抓。这样抓全面似乎全面了,但重点不突出,资源配置会变得更为分散。第三种选择,确定一个载体。这个载体既能面向所有的高校,又能够最大化地集约配置教育资源。综合比较,我们认同第三种选择,并从本科高校、高职院校不同类别出发,在本科高校确定为学科,在高职院校确定为专业。我们提出,今后5到10年,浙江省高等教育本科院校要突出抓学科、高职院校要突出抓专业。
   之所以要在本科院校选择突出抓学科,一是学科是本科高校发现、应用、传播知识的基本单元,既是知识单元,也是组织单元,犹如一个细胞。本科院校活力来自于学科这一细胞的活力。二是学科是本科高校实现各类功能的基础。教学、科研、服务社会、文化传承都以学科为基础。三是学科是高校质量和水平的支撑和代表。学校的实力、学校的竞争力、学校的水平靠学科支撑,也靠学科的成就来代表和体现。强调突出抓学科,绝不意味着专业、课程、团队等等教育要素不重要。这些方面都很重要。只是想进一步强化学科的细胞作用、基础作用、支撑和统领作用,更进一步依托学科这个涉及广泛的载体,统筹优化教育资源配置,更进一步引导和促进我们本科高校把工作重心转到内涵上来,转到提升质量和水平上来。我们一直在强调,要把工作重心从外延扩张转到内涵提升上来,怎么转,要有一些重要的载体和抓手,学科无疑是一个集大成的载体和抓手。
    纵观国内外高等教育发展,凡是好大学,必然有好学科;凡是一流大学,必然建有一流学科。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世人都说,哈佛、麻省、耶鲁、普林斯顿、剑桥、牛津这些学校好。学生认为好、家长认为好,大家都认为好。但这些学校究竟好在哪里?并不是世人都知道。这些学校除了有充足的办学经费、优越的办学条件、卓越的管理外,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们都有若干个世界一流的学科。国外名校情况如此,国内名校情况也如此。2008年4月,教育部学位中心启动第二轮第二批学科评估工作,据统计,在参评的学科当中,北京大学73%的参评学科进入同类学科前三位;清华大学有50%的参与学科进入同类学科前三位;复旦大学有33%的参与学科进入同类学科前三位;浙大有18%的参与学科进入同类学科前三位。
    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为浙江缺少高水平大学扼腕叹息。其实,更应该让我们叹息的是缺少高水平的学科。不包括教育部直属大学,我省国家一级重点学科是零,国家二级重点学科仅有两个,一个在美院,一个在浙江中医药大学。我省仅排在海南、贵州、甘肃之前。或许大家对这组数据不一定很服气。因为这是国家配置资源的结果,不能完全反映主观努力,不能反映这些年我省高校的进步。那么我们可以用一组客观的统计数据做分析。据相关统计,目前在我省33所地方本科高校中,只有11所高校的31个一级学科能够进入全国同类一级学科的前30%。只有浙江工业大学的化学工程与技术、工商管理和中国美术学院的艺术学能够进入前10%,全省地方高校没有一个一级学科能够进入全国同类一级学科的前5%。进入先进行列,5%只是个低门槛。按照国内外公认学科先进的标志是进入同类学科前1%。进入世界同类学科前1%,那你是世界一流;进入国内同类学科1%,那你是国内先进。我们尚没有一个学科能够进入同类学科前5%。
    更需要关注的是,我们对学科建设缺少深入系统地研究。学科意识不强。不少本科高校没有学科建设的统筹规划和战略思考。以专业建设代替学科建设、以项目建设代替学科建设、以科研代替学科建设,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在学科建设上,短期的、功利的倾向比较突出。有些新由专科升入本科的高校,还没有从根本上完成从专科向本科的转变,基本上还是延续着以专业为主而不是学科为主的办学路子。不容否认,这些年,我们对学科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尤其是“十一五”期间,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我们分两批建设了40个重中之重学科,21个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中之重投资之大,这在“十一五”期间国内罕见,成就也非常明显。进入全国同类一级学科前30%的31个学科中,出自重中之重对应的一级学科占了20个;出自人文社科基地对应的一级学科占了11个。尽管学科建设成就离人们的期待还有相当大的距离,但对后起的成长中的浙江本科院校所起的激励作用是莫大的。也为我们进一步加强学科建设创造了条件,包括积累了许多有益的经验。
    分析形势,我们认为,“十二五”期间将是我国高等教育加快分化、整合、提升的重要阶段。高校竞争会日趋激烈。应对这时期的变化,特别是竞争,着眼于提高高等教育质量与水平,全面推进浙江教育现代化,在本科院校,我们应坚决地把工作基点放在学科上,下大力气推进学科建设。一方面,积极争取增加投入,这主要取决于政府;另一方面,切实地增强学科自觉,包括认识上的自觉和行动上的自觉,这主要取决于我们高校自身。首先应强化认识上的学科自觉。有认识才会有行动,有思想上的重视才会有行动上的下大力气。深入分析学科认识上的一些现状,当前我们有必要在一些基本问题上进一步深化认识。
    第一,我们应进一步强化学科体系建设的思想。学科是一种知识分类——当然它还有一种含义,是一种组织表述。从知识分类讲,这种分类是有层次和体系的。国际上通行的分法,大类、一级学科、二级学科,有的还往下分三级学科、学科方向,有的是三级学科和学科方向合在一起。新近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对我国学科体系分类,做了一些调整。“类”由原来的12类增加为13类,一级学科由原来的89个增加为110个,二级学科今后将逐步过渡到由学校自定,国家主要是收集、发表、统计、指导。这个调整包含着很重要的变化。这说明今后国家将更重视一级学科建设。我们应该适应这种变化,这不仅仅是为了学科建设能对上国家的口径,以便争取资源,更重要的是,这有助于拓宽学科建设的基础,一级和二级相比较,无疑基础大大地拓宽了;有助于适应当前学科发展趋势,即在分化当中更多地趋向融合。大量涌现的交叉学科基本上都是融合的产物。
    长期以来,在学科建设上,我们按体系筹划的思想是不浓的,至少教育厅是这样的。我们讨论的基本是二级学科。包括“重中之重”学科,顶多是二级学科,有的甚至连二级学科都算不上。这使我们的学科建设面太窄。不仅影响向上争取资源,也影响学科持久地提升水平。学科发展是需要支撑的,首先应在大类学科当中有支撑。为此,在制订《浙江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时,我们提出“做实一级学科,做强二级学科”。目的是要强化体系建设的思想。在学科建设上引导大家把“类”、“一级学科”、“二级学科”、“学科方向”统筹起来进行规划,尤其是把一级、二级学科统筹起来进行规划。这里的关键是统筹规划,具体建设仍放在二级学科或学科方向上。形象一点表述,就是着眼一级,着力二级,在高水平上促进学科健康发展。
    第二,我们应进一步强化学科建设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尤其是为转型服务的思想。这是个老问题。这个问题在理论上谁都不会质疑,但在具体实施上却未必都能真正做到。有些高校设置学科、建设学科,恐怕首先想的不是社会需要,而是人员安排需要。这固然可以理解,但这样做短期可以,长期不行。有些高校学科设置,研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不够,或者说只研究当前,着眼于长远趋势性的研究不够,学科设置比较盲目、轻率。还有一些高校学科建设只做加法不做减法,学科摊子越铺越大、资源配置越来越分散。这些问题都需要克服,只有克服了,我们才能增强学科建设为经济社会服务的认识自觉和行动自觉。也才能够有能力做到学科建设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尤其是服务于转型升级。
    第三,我们应进一步强化加强基础性学科建设的思想。一所大学要提升办学水平,基础性学科、应用性学科都必须抓。文理等基础性学科是知识的源头,应用性学科是知识的技术化、技能化。离开了基础性学科的源头,应用性学科不可能更高更强。同样,离开了应用性学科,基础性学科成果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很难发挥作用。这些年,我们很重视应用性学科建设,这没有错。现在的问题是,有些高校对基础性学科不够重视。当下有一种观点,认为建设基础性学科那是高水平大学的任务,地方高校只要建设和发展应用性学科就行了。这种观点,不敢苟同。高校配置资源,当然要考虑全社会,应尽量利用高水平大学基础性学科的成果,我们肯定要这样做,但这不能代替自身的基础性学科建设。别人的双脚不能代替自己的双脚,没有基础性学科支撑,我们很难建设真正有特色、有竞争力的应用性学科。我们老讲“特色”,不是光做应用文章就能成“特色”。特色源于基础性学科的支撑、养育。加强学科建设,我们应该在基础性学科建设上多花些工夫。特别是作为地方性高校,我们心比天高,想赶超一流,但光在一流上打主意永远也做不到一流。我们应该在基础上多用功夫。不要做拔苗助长的人,而应该做脚踏实地的人。基础性学科建设越扎实,我们的进步和成功才会越有希望。高水平大学是相对的动态的,作为大学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办学水平能够高些,再高些。虽然我们地方高校不是“出身名门”,但我们中也有不少高校胸怀着在某个学科上,登上国际国内一流水平高峰的雄心壮志。实现这样的雄心壮志,关键就是要多做基础工作。
    第四,我们应进一步强化教育资源集约配置于学科建设的思想。资源永远是不够的,学校如此,地方和国家也如此,一部经济学历史,说来说去就是稀缺资源有效配置的历史。资源不够用,是我们各个本科高校面对的共同问题,同时资源配置分散,也是我们各个本科院校共同面对的问题。我们强烈地期盼着能够比较好地解决资源配置不足的问题。同时,我们更应该自己动手去解决配置“分散”的问题。现在我们一所大学,各种学科型专业型和非学科型专业型的机构组织太多了。我不知道各位高校领导能不能把自己学校多少机构组织说清楚。有限的教育资源被极大地分散了,不仅高校如此,我们教育行政部门掌握的资源也如此。名目繁多、互相分隔的项目太多了。我们应一起下决心,解决资源配置分散问题。既要有所为,更要有所不为;既要做加法,更要做减法。特别是现在,期望加快提升水平的时候,希望各个高校能多做一点减法。要学会放弃,着力于围绕着学科来集中配置资源。“十二五”期间,作为教育厅,我们设想,将突出重点学科在配置资源中的集聚作用。各类科研资源、教学资源、人才资源,优先向各个层面的重点学科配置。在重点学科平台上,实现学科与专业、课程、师资、实验设施等资源的有机结合。具体的说,就是将来骨干专业建设、精品课程建设,更多的从各个层面的重点学科中产生。在学科建设上,我们要造峰,优先支持若干个可以尽快进入国内一流的学科。
    要研究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学术自由。这很重要,学科建设没有学术自由,很难有大的进步。再比如学科组织建设。不能把研究、教学、服务割裂开来去建设学科组织。现在建设学科组织,有些同志常常只把它作为一种研究组织很狭隘地去对待。还比如学科带头人。一个人的到来,可能使一个学科兴,而一个人的离去,也可能使一个学科衰落。希望我们在座所有本科院校都来研究学科建设问题。“十二五”期间,在诸多教育问题中,我们把学科作为一个大载体、大平台来研究来建设。我们在研究问题中深化认识、统一思想、强化学科建设自觉,也在研究问题中,不断提升学科建设能力和学校发展建设水平。“咬定青山不放松”,让我们大家一起扑下身子,扎扎实实干它五年十年,把我们浙江本科高校学科水平和办学水平不高的帽子,借用铁人王进喜的一句话,甩到太平洋去!浙江本科高校,应以崭新的姿态,肩负起教育发展龙头的责任,带动和促进浙江各级各类教育加快迈向现代化。
 

版权所有© 中国计量大学发展规划处 2012 保留所有版权 技术支持:创高软件  后台管理  总访问量:270092人次